当前位置: 杭州新生植发  > 植发效果 >   植发已成趋势,原因自然是脱发人群的增多

植发已成趋势,原因自然是脱发人群的增多

  随着“第一批90后已经脱发”的话题成为微博热搜,脱发正困扰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。

  卫健委主管的中国健康与教育协会曾发布的脱发人群调查显示,在2.5亿的中国脱发人群中,

  20岁到40岁之间的人占据着较大比例,相比非手术性的药物治疗、仪器理疗,手术性的植发治疗更容易被患者接受。

  今年初,在某电商平台上购买植发服务的人中,90 后更是占了 57.4%。

  遗传、不健康作息及心理压力等原因一根根地带走我们的头发,无论是哪种类型的脱发,在主流的审美中都显得不那么美观。

  今天我们找到了几位脱发、植发手术的亲历者,和他们聊了聊。

  一骑红尘头发掉,无人知是年纪到

  ——27 岁小田 男

  「我对我爸头发的印象还停留在五岁的时候,那时候他头发还很浓密」,小田说这句话的时候视线望向远方。

  但随着家里收入的增加,父亲的头发却不断减少。小田的印象里,父亲后来都是光头。

  高二的时候,父亲为了参加他的家长会,提前俩月开始蓄发。结果长出来的头发,却默契地在头顶围成一圈,不敢越雷池一步。而且因为长得短,根根头发都蓬勃地竖起。

  「就像河童,虽然这样说自己爸爸不太好。但真的很像河童。」小田说。

  小田的头发在他人生的前 25 年里,一直很浓密。他以为自己能逆天改命,但还是低估了祖传染色体的威力。

  两年前,小田去理发。那是杭州嘉里中心里的发廊,当时造型总监站在他的身后,突然发出了「嘶」的一声「小伙子,你这头顶的头发有点少了呀。」

  小田是一名小有名气的网红,「是靠脸吃饭的」,谢顶对他而言犹如晴天霹雳,整个人都懵了。

  这两年里,小田对可能暴露头顶的「危机」异常警惕。

  搭升降梯一定要站在角落,并且头顶着墙;

  出门一定要穿带跟的鞋,并且垫鞋垫,因为他坚信「只要站得足够高,就一定不会被人看见头顶」;

  出席线下活动的时候,他也一定会戴帽子......

  「这样子不累吗?」我们问他。

  「我现在闭着眼睛也能精准地弄出一个显发量的发型。也摸索出了最适合我的戴帽子方法。」小田没有正面回答,但语气中有一些得意。

  很久之后,小田才从妈妈那知道,他爸对于脱发也异常地焦虑,干脆理了光头。他说:我不可能剃光头,已经安排了 9 月份去做植发。

  无边落发萧萧下,不尽工作滚滚来

  ——24 岁 小蔡 男

  小蔡毕业参加工作也才刚两年。

  工作没多久时,朋友、老同学见面时总是忍不住提到:「欸,怎么头发少了那么多。」

  小蔡在公安系统工作,家里没有遗传的脱发史,就是工作特别忙,熬夜加班是日常,作息规律那是想都不敢想。

  无边落发萧萧下,不尽工作滚滚来。头发就像情人,或许是小蔡工作太拼,头发受到冷落,就纷纷离开了。

  最严重的时候,小蔡的老婆说,肉眼就能发现他一周一个样:发际线后移,头顶也脱落得厉害。

  如此下来,毕业没多久,小蔡却显得比同龄人老成许多。

  一年多里,小蔡用过很多方法:吃的、外用的药,但没效果。

  去年下半年,是小蔡最焦虑的时候,他起床会扒着头皮,把头顶对着老婆问:「今天头发有少一点吗?」但是越焦虑越脱发,越脱发越焦虑。

  于是在 2018 年的最后一天,小蔡做了植发手术。3000 个毛囊,23000 元

  手术做了足足了 6 个小时,从早上到下午,到了后来,麻药的效果有一些消了。小蔡几乎是忍着泪做完手术。

  现在手术正好过去半年了,度过了术后的恢复期、脱发期,现在小蔡的老婆笑着告诉我:

  「他现在的头发,跟我们大学刚认识时差不多了。」

  掉头发对形象的影响是非常大的,因此发现掉发后一定要及时治疗,但如果掉发长时间的药物治疗没有任

  何变化,就可以选择植发手术进行治疗了。

热门文章